遊 戲 序 言
歷經一場多年而艱苦的聖戰…
天神、人類、惡魔終於精疲力盡,為這場戰爭簽署下停戰條約

但…一千年虛偽的和平,讓天性貪婪,無知又自負的人類忘記了戰爭的殘酷
米德加爾特內出現了幾處奇異的徵兆開始瓦解世界和平的平衡點
一陣低沉的巨響打斷了天神、人類、惡魔間平靜生活

野獸襲擊,海嘯地震漫天席捲人類居住的米德加爾特
和平似乎正在瓦解崩壞之時,有關太初史人(巨人的始祖,傳說諸神以其遺體創造了世界)
可以捍衛和平的故事,開始在各地的冒險者流傳

為了世界和平、自我的利益、名稱與財富等目的
冒險者紛紛開始尋找太初巨人遺留的軀體
在沒有人清楚傳說的真面目之下,一場刺激的冒險就此展開……


建議由上往下照順序瀏覽,我們只挑選這六篇與遊戲有關的,感謝本站翻譯Narihiko收集提供
資料來源:http://netcity1.web.hinet.net/UserData/raccoon/ 轉載請註明本站來源

01. 世界觀-支撐世界的天地樹
02. 創世紀-巨人的遺產
03. 諸神的寶物-雷神之槌
04. LOKI的永罰
05. 失蹤的青春女神-依頓的蘋果
06. 諸神的黃昏-RAGNAROK

世界觀-支撐世界的天地樹

在人們的理解中,這個宇宙是由九個世界所構成的,並區分為三層:

在最上面一層中有「諸神國度」--Asgard,這裡是Aesir神族的居所,是被一片綠色的原野-Idawald所環繞著,就在一條永不凍冰的大河Ifing的彼岸。

河面終年籠罩著濃霧,霧層不斷渦動著,覆著河面,聖島就在河的中央。霧層中不時有火舌隱現,這是突破逆捲白浪的電光。

Asgard四處都有摩天的莊嚴城堡,奔騰的浪花不斷咬著城堡的裾腳。在鷲鷹蹲伏的山丘上,有綿延不斷的宮殿,其中最莊嚴華麗的當屬Odin的「金宮」Gladsheim。

它的大廳—「英靈殿」--Valhalla以長槍的槍纓遮蔽屋頂,座椅皆是用白銀包裹,在正中央聳立著黃金寶座--Hlidskijalf,諸神之父Odin就從這寶座環視天界和人間。

「世界之樹」它高揚的枝梢,蔭蔽著諸神之父Odin所居的城堡「金宮」--Gladsheim,城堡黃金的屋脊頂端佇立著金冠的公雞,牠每天早晨負責把諸神喚醒。當這隻公雞啼叫時,下界死國的紅雞也和牠互相應和,由此產生了喧囂尖銳的「時間」。

Odin帶領神明們在這塊土地上群聚而居,一次大會議之後,Odin頒布命令,在此神之家不許有流血之事。神明們並建立了一大冶鍊爐,製造出許多武器和工具,歡愉地建設家園,於是神祇的黃金時代開始了。

另外,還有另一神族-Vanir所居住的領域Vanaheim,天地之間萬物的生養繁殖、海洋和風,都歸Vanir神族控制。

而且此神族通曉許多連諸神之父Odin都不知道的神祕咒法。日神Frey和愛與美神Freya即屬於這神族。

在這一層中還有一種名叫妖精或精靈--Elves 的生物,他們是Ymir屍體蛆蟲轉變的一種生物,雖然不具神性,但仍然擁有很大的法力。光明妖精生得特別美麗,穿著優雅透明的衣裳,比太陽還要明亮輝耀。

他們最愛光亮,是善良親切的小妖精,他們住的地方叫「妖精之鄉」--Alfheim,是日神Frey的領地。妖精們在Fery明朗光輝照耀之下,快樂地遊玩嬉耍。他們照料花草,與鳥兒蝴蝶嬉戲,有時還可以在月夜綠草上看到他們的舞姿。

第二層則是人類居住的「中庭」-Midgard,意思是中間的世界。它被大海所環繞,可以經由跨越虛空的三色(冰、火、空氣)虹橋--Bifrost,通往神祇居住的「諸神國度」。

不過諸神之敵的巨人族也住在這一層。他們的領域稱作「巨人國度」-Jotunheim。巨人們身材高大,野蠻強悍,有著可怕外型。

在極北之地有一隻巨人幻化的大鷹,當他揮動雙翼時,就會刮起凜冽的北風直撲「中庭」-Midgard。女巨人都醜惡嚇人,但是其中也有美麗動人的美女,如Frey的妻子Gerda。

「中庭」-Midgard非常富饒,可是巨人居住地卻滿是亂石、絕壁,荒林等恐怖不祥之處。人類世界到「巨人國度」的路標是一個恐怖的「鐵森林」-Jarnvid;也有傳說海的那一邊就是「巨人國度」。

而在北邊的是矮人們Dwarfs的領域「矮人之鄉」-Nidavellir。另外還有居住在「侏儒之鄉」--Svartalfheim的黑色的侏儒--Trolls、Gnomes、或Kobolds。這些也是Ymir屍體蛆蟲轉變的一種生物。

這些侏儒長得很醜。長長的鼻子鬆鬆的垂落在嘴唇上,皮膚呈現骯髒的土色。白天,他們躲藏在陰影中,晚上才到地面上來。這些侏儒把陽光視為最可怕的仇敵,因為他們只要一遇到陽光,就會變成石頭。

他們的語言就是寂靜無人處響起的回聲;他們住的地方,或在深深的地穴中,或在大石的裂隙間。

在宇宙間所有的生物中,黑暗侏儒是最優秀的工匠,許多寶物都是他們的傑作。同時,這些黑侏儒都擁有種種神祕的力量和深遂的知識,他們還懂得魯納斯(Runes)文字,不僅能刻寫,也了解其中蘊含的意義。

最下面一層是「死人之國」或「霧之國」-Niflheim。這是一個冰冷多霧的地方,一個永夜的場所,只有亡者才能到達。

它的邊界是冥河Gioll,河上有鑲金的水晶橋,守橋者是狀如骷髏的老巫婆Modgud,凡要過橋者都要用血賄賂。過橋後便來到由冥犬Garm看守的冥界之門。

在這死國裡有個叫Nastrond的地區,每個作惡的死者都必須通過這裡,然後受冰泉浸沉和毒蛇咬囓。

最南邊的世界為「火之鄉」-Muspelheim。它並不位於這三層之中,並且跟「死人之國」-Niflheim一樣,存在的時間甚至於比太初巨人Ymir還要遠久。

而貫穿連結這一切的是一株巨大的梣樹。

它萌生於「過去」,繁茂於「現在」,延伸到無限的「未來」。樹葉永遠青綠,它的枝幹支撐著整個宇宙的重量,根部貫穿全世界,名叫:

「世界之樹」--Yggdrasil。

這株梣樹是從被Odin殺死的巨人Ymir屍體上生長出來的。它巨大的樹根分為三條主脈:
一條伸向人類的「中庭」-Midgard,
一條伸向「巨人國度」-Jotunheim,
一條則延伸到「死人之國」-Niflheim之下。

樹根之旁都有泉水湧現,滋養著樹根。

在伸向人類世界「中庭」旁的泉水是神聖的命運井--Urdar brunnr,是由「夜」Nott的父親Norvi後代,三位命運神(Norns)所看守,祂們負責用泉水灌溉樹根,維持大樹枝葉茂盛。

這三位女神分別叫
「過去」--Urd
「現在」--Verdandi
「未來」--Skuld
,祂們將生命分派予人子,指定眾生的運數。

另外,伸向「巨人國度」的樹根旁,則是由智者Mimir看守的智慧井,這湧出的泉水中隱藏著無限的智慧和知識。

但是,通往「死人之國」的樹根旁,卻潛伏著一條叫「絕望」的黑龍--Nidhogg。牠和其他無數的蛇類盤據樹幹,啃食著樹幹。

此外在大樹頂端則是一隻鷹,在牠兩眼之間蹲著一隻叫Vedfolnir的蒼鷹,炯炯有神地注視天上地下。

還有四匹大鹿奔馳於樹枝之間,無饜地嚼吃新發的嫩芽,四匹大鹿象徵四個方向的風,吹拂著樹枝。

一隻松鼠Ratatosk則跳上跳下地挑撥蒼鷹和黑龍。

這些都在傷害著「世界之樹」,當有一天牠們咬死神木,宇宙就會崩塌!在這樹下躺著Ymir,這巨人很不喜歡被沉重的大樹壓在身上,於是不斷搖動身子,想把它擺脫。於是宇宙顫抖,這就是可怕的地震。

創世紀-巨人的遺產

太初之時世間無萬物,沒有沙、沒有海,沒有涼爽的浪花,下無大地,上無天庭,只有無底的「深淵」--Ginnugagap。

在它的北方,有淡淡的霧和風的世界。這個冰寒和灰霧的世界是「死人之國」或「霧之國」--Niflheim。從「死人之國」的泉水--Vergelmir有十二條河流向南方,河水注入「深淵」就凍結起來,冰層相疊,看來好像重疊的冰山,覆蓋著那無底的「深淵」。

從這霧的世界往南,有極熱的世界,叫做「火之鄉」--Muspelheim。這裡有一個火巨人Surt鎮守於此,他常以利劍砍擊冰河,於是飛散的火焰,乘著熱風,吹向永凍的冰層,溶化了它的表面。

黑色的水蒸氣不斷從冰層表面湧起,成為一團團的霜,包圍著冰層,不久,霜氣又受熱凝聚成水滴,終於誕生了霜巨人之祖--Ymir,還有一頭名叫Audhumbla的巨大牡牛。

這母牛吐出的氣息有香味,從四個乳房滴下苦澀的奶汁,巨人就吸母牛的苦奶維持生命。吸飽了奶,填滿肚子之後,Ymir被難禁的睡意襲擊,躺在冰上,沉入無夢的睡眠。

在沉睡中,汗從他的左腋滴下,一男一女,並且從Ymir腳下產出有六個頭的畸形巨人Thrudgelmir,從此霜巨人族便繁衍成群。而母牛則以舔取冰上的鹽和白霜維生。

有一天,當牠正舔著鹽塊的時候,突然從鹽塊中露出帶有光澤的長髮,長髮被火之鄉的火焰亮光襯映,顯得光耀動人。第二天,現出美麗的男性頭部。第三天,雄壯的身軀也由鹽塊中浮現出,這就是稱為Buri的神祇,神族的祖先。

Ymir與Buri發生戰鬥,於是巨人族和神族之間的激烈戰鬥就這樣開始了。最後,Buri受到Ymir致命的一擊,倒在冰原上氣絕而死,巨人獲得了勝利。

但是這時Buri的兒子Bor娶了女巨人Bestla為妻,並生有三子,Odin、Vili和Ve。這三位神祇為報祖父被殺之仇,繼續和巨人作戰。

於是經過震撼宇宙的激戰之後,好不容易才把巨人Ymir殺死,Odin用長槍刺穿了Ymir的胸部,鮮血噴湧而出變成一片血海,巨人族都在血海中溺死了。

只有一對男女,那六個頭巨人Thrudgelmir的子嗣Bergelmir與其妻,游過血海,逃往世界的另一邊,他們在海那一邊建立了「巨人之國」Jotunheim,在那裡他們繁衍出許多的霜巨人,並且誓言永遠與諸神為敵。

接著Odin開始創造世界,首先祂把Ymir屍體放入「深淵」的中央,用Ymir的肉創造了大地,血液變成無涯的海洋,骨骼成為山脈,數不清的毛髮變成樹木。

Odin又把巨人的頭蓋骨鑿成蒼穹,以腦髓造雲,還有霰和雪堆積其中。巨人的屍體不久長出蛆蟲,這些蛆蟲引起神祇的注意,並賜與他們人型。

由於蒼穹需有強而有力的支撐,因此神祇就由這個新生物中挑選具有怪力的四個來支撐,他們的名字分別為Nordri,Sudri,Austri及Westri,所以便稱呼他們分立的四個方向為---北方North、南方South、東方East和西方West。

神祇繼續把巨人的眉毛被當作圍牆,裡面的空間被稱作「中庭」--Midgard,這世界位於「死人之國」和「火之鄉」的中間。

然後諸神由「火之鄉」取來火星,放在天空中,創造了太陽、月亮和繁星。日月被安置在戰車上,然後諸神挑中了巨人族的一男(Mani,月亮)一女(Sol,太陽)來駕駛。

另外,又命一女巨人「夜」Nott騎黑馬奔馳天際,每到早晨就由其兒子「晝」Dag騎著光馬接替,這樣就有了「黑夜」與「白日」的交替。

日月後面被可怕的狼群所追逐,有時咬上了就形成了「日蝕」和「月蝕」。狼群總是不捨地追著,總有一天牠們終將吞食日月,那便是末日的來臨。

創作完成以後,Odin和祂的兄弟就在海岸邊徜佯著,欣賞自己的成就。無意間祂們發現兩枝樹枝被浪沖到岸上,於是他們就用其中的梣樹枝創造出男人來、而另一榆樹枝則造出女人。

雖然人類始祖出現了,但有了肉體還是缺少了點靈性,於是Odin便賜給人類生命和靈魂,Vili給了他們理性和動作,Ve則給他們感情、儀表與語言。

於是這對原本是樹枝的男女就成了有愛、有希望、有生、有死的生物,他們便帶著諸神賜予的種種居住在「中庭」裡繁衍族群,成為人類的始祖。

諸神的寶物-雷神之槌

Thor的妻子Sif有一頭美麗的長髮,長的又長又密,陽光照在髮上,會映射出金黃色的光輝。Sif自不待言,就是Thor也以此自豪。

有一次,Sif在Iduna的蘋果樹下午睡,Loki見狀,惡作劇的念頭大發,便偷偷地把Sif的頭髮剪了下來。

Sif醒來發現自己一頭金髮落在身旁,便向丈夫Thor哭訴。Thor知道這事必是Loki幹的,就把Loki抓來,對祂說,要是祂不能為Sif弄來金髮,讓金髮在Sif頭上生根,就要把祂渾身的骨頭全都打斷。

於是Loki為了活命便前往深山中的岩洞去找著名的侏儒工匠Ivaldi的幾個兒子,請他們為祂製作金髮。

Ivaldi的幾個兒子爽快答應,並為Loki製作了三件寶物:
一頭金髮,
一條名叫Skidbladnir的雲船,
一把名叫Gungnir的長槍。

Loki興奮地踏上歸途。途中,祂遇到一個名叫Brok的侏儒,並把寶物拿出炫耀,對Brok說:「我敢打賭,你哥哥Sindri製作不出比它們更好的工藝品來。我敢拿我的頭做賭注。」

Brok說:「好!我們就賭一賭。」

於是,他們兩人來到了著名工匠Sindri那裡,Brok將打賭的事情告訴哥哥Sindri。

Sindri二話不說,首先拿一塊豬皮放在熔爐裡,對Brok說:「你好好地拉風箱,一刻都不能停,等我回來把豬皮取出來。」然後Sindri就離開鍛冶場。

剛從鍛冶場走開,就有一隻大牛蠅飛了進來,停在Brok的手上叮他,但是Brok還是若無其事地拉風箱。不久Sindri回來,從熔爐裡取出了他製作的東西,那是一頭被閹過的公豬,牠的鬃毛根根都是純金的。

接著,Sindri又把一些金子放進熔爐裡,囑咐弟弟在他回來之前一刻也不能停止拉風箱。可是他一走,那牛蠅又回來了。

這一回牛蠅落在Brok的脖子上,更加兇猛地叮他。但是,Brok沒有停手,一直等到他的哥哥回來取出他的作品,這一回Sindri煉出的是戒指Draupnir。

最後Sindri把一些鐵放進熔爐裡,又囑咐Brok一刻不要停止地拉風箱,說風箱那怕只停一下,就會前功盡棄,可是他一走,那牛蠅又飛回來了。

這一次,牠落在Brok的兩眼之間,狠狠地叮咬Brok的眼皮。血流了下來,遮住了Brok的眼睛,這次Brok看不見了,急忙拿手去趕牛蠅,於是風箱便停了一下。這時他的哥哥回來了,Sindri說:「熔爐裡的東西現在被毀掉了。」

他從熔爐裡取出一鎚子,把鎚子連同那兩件寶物都交給他的弟弟,要他拿去給諸神們評斷這次打賭的。於是,Brok和Loki便來到了「諸神國度」。

眾神聚集在「英靈殿」,而後決定由Odin、Thor和Frey來為他們裁判。

Loki把Gungnir長槍遞給Odin,把金髮給Thor,把Skidbladnir雲船給Frey,並且向祂們解釋了三種寶物的特點:

Gungnir可以擊穿它擊中的任何東西。

金髮一放到Sif的頭上就會生根生長跟真沒兩樣。

Skidbladnir雲船出航,不管要去那裡,只要一扯起風帆,就總是可以遇上順風,而且,要是願意的話,還可以把它像布一樣疊起來放在口袋裡。

接著Brok走上前拿出他的寶物來。他把戒指Draupnir交給Odin說:
「每到第九天的夜裡,從Draupnir上會滴下另外八只和它一樣重的戒指。」

他把閹豬給Frey,「那豬能跑的比任何一匹馬還要快,並能飛越長空和大海,而且牠的鬃毛所發出的光能把所到之處照得像白晝一樣,那怕是在黑夜裡。」

最後他把鎚子交給Thor,對Thor說:
「這把鎚可以擊穿任何東西,要是把它扔出去,它會毫無誤差地擊中目標,而且它飛出去之後還能飛回到你的手中。要是你願意,它可以縮小到可以把它放在懷裡。」

但是這把鎚有一點缺失,就是它的柄短了一點。當然,我們都明自,那是Loki搞鬼的結果,那牛蠅就是Loki變的。

三位神祇商量後認定這把鎚是所有寶物中最寶貴的,因為它是抵禦巨人族威脅的最好武器。於是便共同斷決侏儒Brok獲勝。

Brok立刻要拿到賭注的綵頭,Loki驚慌地答應給Brok所有的黃金,祂知道侏儒最喜歡黃金。可是Brok不答應,一定要祂的頭。

Loki便說:「好罷,你來抓我罷。」

可是當侏儒去抓他的時候,祂早已跑得無影無蹤了。於是Brok請Thor幫他把Loki抓回來。

Thor騎上Frey的金豬騰空追了出去,不一會兒,就看到Thor拎著Loki回來。

就在Brok要砍斷Loki的頭的時候,Loki說:「頭的確該你拿去,但是脖子卻一點都不歸你。」

Brok端詳了一陣子,看出他不可能把Loki的頭砍下來而不傷到脖子。於是就拿來一把刀和一根線,要在Loki的嘴上打洞,把祂的嘴縫上。

可是他的刀刺不進Loki的嘴皮,他說:「我明白了,只有我哥哥的針才行。」話剛出口,他個哥哥的針就飛到了他的手上。於是,他把Loki的嘴皮縫在一起。

後來,Loki當然又張開了嘴,可是祂的嘴皮上留下了好幾個窟隆。祂並無受到懲罰,但是眾神卻因此得到許多珍奇的寶物。

LOKI的永罰

在一個仲夏的午後,Balder午睡做了一個惡夢,而祂的母親Frigga知道之後,不禁大為失色,因為那是『死』 的陰影。

Frigga於是命令世上一切能傷人的東西立誓,保證不傷害Balder,Frigga沒有漏掉任何的花木,沙石, 金屬,猛獸,甚至疾病,只有生長在「英靈殿」東邊的小檞寄生,因為太弱小了,所以未被Frigga召去立誓。

做了週密的安排後,Odin還是很擔心的去Niflheim-「死人國度」一趟。祂發現死神Hela的宮殿佈置的非常華麗 。Odin來到一位女先知的墳前,喃喃地唸起魯那斯咒文,喚醒了亡者。

Odin問道:『冥王的宴席是為誰準備?』

女先知告訴祂說:『蜜酒為Balder而釀,祂將被祂的兄弟所殺。』

Odin又問:『誰能復仇?』

女先知說:『一個女人將為Odin生下一子,祂將一直蓬頭垢面,直到復仇為止』

Odin再問:『誰將不為Balder之死傷心?』

這一問讓女先知起疑心,她猛然一睜眼,知道眼前生客原來是Odin,便躺回墓裡不再回答。

於是Odin知道Balder難逃一死。

雖然Odin知道了,但是「諸神國度」的眾神只知道世上一切的事物都已立誓不傷害Balder,大家高興 的用著各種武器攻擊祂,想證實一下誓言的真實性,連Thor也拿著神鎚敲打Balder的頭。

但是,所有 丟向Balder的東西,在快要碰到Balder的時候就忽然跳了開來,甚至連諸神和巨人都害怕的神鎚,也 都像碰到無形得盾牌一樣彈了開來,Balder始終毫髮無傷。

Loki知道了後,感到很生氣忌妒,於是祂化身成女人,來到Frigga的宮殿,眾女神不知發生了何事, 於是問Loki說:『諸神聚在一起,在做什麼啊?』

Loki回答說:『祂們正在向Balder攻擊,但是無法傷害到祂。』

Frigga安心的說:『原來是這樣啊,我已令世上一切能傷害人的東西立誓,保證不傷害Balder』

Loki問道:『所有的東西都發誓了嗎?』

Frigga說:『是啊,大家都發誓了,只有「英靈殿」東邊的小檞寄生沒有,因為它太幼小,太柔弱, 沒有力量傷人。』

Loki聽完Frigga說的話,立刻變回原來的樣子,走到盲神Hoder的身邊,對祂說:『為什麼不和諸神一 起對Balder攻擊,這樣才能看出你對兄弟的愛啊』

Hoder說:『我看不見Balder,也沒有可以向祂投擲的武器。』

於是Loki交給祂一根檞寄生的尖枝,叫Hoder順著祂的指示,投向Balder,於是Hoder用力的將尖枝投了 過去,檞寄生的尖枝便像槍一樣貫穿了Balder的胸口,鮮血立刻染紅了Balder雪白的長袍,祂倒在地上 ,氣絕而死。

當檞寄生的尖枝貫穿了Balder的胸口,眾神都呆住了,祂們都茫茫然的站在原地,忘了去扶Balder,四 周一片寂然,因為一出聲,淚水就會洶湧而出。哀傷的Frigga徵求勇者前往冥國贖回Balder,Hermod答 應了。

Balder死了,眾神將祂的遺體放到祂的船火化,祂的妻子Nanna心碎殉死,神祇們把她的遺體一起放在船上,點燃火堆。

Balder的馬也披著美麗的馬衣 ,被帶到火堆前殉死。由Thor主持祭典儀式,Odin把祂的戒指放在薪堆上面當作祭品。眾神與許多的巨 人、侏儒都聚集在一起為Balder的死傷心。

Hermod騎著父神的愛馬,經過九天九夜的奔馳,越過無數的漆黑的深谷,到了死國前的冥河,守在黃金橋的巫婆問清了名字後,對祂說道:『昨天有五組死者經過,但沒有一個像你這樣重到把橋身搖晃的這 麼厲害的,而且你一點都沒有死人的味道,你為什麼要來這兒呢?』

Hermod說:『我是來找Balder的,妳有見到祂經過這兒嗎?』

巫婆回答:『祂早已過去死國了,你要一直往北走。』

聽了巫婆的話,Hermod繼續前進,到了只有死者才能通過的「冥界之門」,天馬奮力一躍而過,一進宮殿,就發現 Balder正坐在大廳中央,祂的妻子Nanna緊靠在一旁, Hermod在那過了一夜。

天一亮,Hermod便向 Hela請求讓祂把Balder送回去。

Hela回答:『如果世上萬物,不論有生命無生命,都為祂流淚,那我就讓祂生還,但是只要有一個人不願為祂流淚, Balder就得永遠留在死國了。』

Hermod聽說Balder還有復活的機會,高興的立刻趕回「諸神國度」向 Odin回報,並且帶回Odin在喪禮中給 Balder的祭品。Hermod「諸神國度」將所見所聞告訴大家,趕回於是Odin立刻派遣 Valkyrie到整個大地宣布Balder的死訊。

無論在那一個城鎮或鄉村,人們都聚集一起聆聽Balder的惡耗,農夫停下工作,淚水滴在鋤柄上,婦女放下水甕,淚水滴在水甕裡。

原野的草,路邊的花, 甚至連石頭都哭了。Valkyrie的馬蹄踏過靜默的砂石,沙灘上的貝殼也哭了,落下和眼淚一樣透明的珍珠。

Valkyrie來到波濤洶湧的海邊,向海那端的巨人們宣怖這悲慘的消息,大海也吐著白色的珠沫哭泣,連眾神的敵人-巨人們也全都哭了。

當她們到大海中央的岩石,從絕壁探身,向海底的妖怪通告消息,妖怪們都哭了起來,連沒有心的魚們也哭了。

Valkyrie們心想任務完成了,便往通向死國的路上準備迎接Balder回來。

但是,當她們來到死國邊界--永劫的深淵-Gnipa時,忽然發現有一位老太婆正對著深淵坐著。

這個衰老瘦弱的老婆婆Thok,其實是Loki的化身,當Valkyrie走近求她為Balder流淚時, 老婆婆轉頭回視,眼中露出笑意。

她說:「什麼! Balder死了?不,我絕不會為Balder的死哭泣,就讓祂永遠做 Hela的奴僕吧!」說罷發出勝利的歡呼,縱身躍入深淵。

Balder從此一直留在Hela的雨雪宮- Eliudnis中,直到劫難日到來,諸神與巨人同歸於盡,新的世界又在無垠的碧空的那一邊誕生的時候為止。

Loki在害死了Balder之後,心知這是無可原諒的大錯,就不敢再見眾神。祂逃到了人類的世界,但是無論祂躲到濃霧瀰漫的高山,或是陽光照不到的漆黑洞穴,始終有一線寂靜的亮光尾隨在後,那是Odin的獨眼所放出來監視祂的光芒。

Loki為了逃避那道亮光,有時變作高嶺上的鷲鷹,有時藏身在膽小的鹿群中,也曾經化為身有斑點的魚兒。

但是,無論如何,似乎總有個聲音高叫著:「 你是Loki!你殺了Balder!」無論在何處,即使掩住耳朵,這個聲音依然纏著Loki,沒有任何東西能遮住Odin的眼睛。

Loki累了,不再逃了,祂在狹窄明亮的崖邊建了一座小屋,小屋是方形的,四面都有門,可以看到崖邊的瀑布。Loki沒有片刻安寧,眾神始終在追蹤監視祂,祂不時從敞開的門眺望,眼中佈滿紅絲,就這樣一天挨過一天。

終於時候到了,有一天Loki正在編織著魚網,同時不停地四處張望,祂忽然看到眾神向小屋走了過來,驚慌失措的祂立刻把魚網丟到火堆,逃向崖谷邊的溪流,變成一條鮭魚,潛進兩塊岩石中。

雖然祂的動作快如閃電,眾神還是看出了祂的真身。眾神用網去撈,Loki慌張的躍出水面,越過網滑進瀑布,眾神於是攤開雙手,堵住瀑布下方,再伸手從河裡追捕那隻鮭魚。

Loki使盡了全部的力量,像擲到空中的石頭一樣的飛躍起來,想要越過眾神的網逃入海裡,卻被眼尖的Thor在祂剛躍出水面時一把抓住魚尾,雖然Loki努力的擺動滑溜溜的身子,依然擺脫不了Thor的掌心,反而被Thor丟到了岸上。

Loki見到Odin眼中的光芒,知道已無法隱藏,便顫抖的現出原身,諸神將祂帶到一洞穴,抓來Loki與Sigyn的兒子,將哥哥Vail變成狼,然後狼又殺死他兄弟Narve。

諸神把Loki按倒在石頭上,用三塊穿洞的石塊壓住Loki。然後用祂兒子死屍腸子將Loki綁到巨大岩石上,仰面朝天,剛綁起來,腸子就變成鐵鍊。

女巨人Skadi喚來一條巨大的毒蛇,牠爬到Loki頭上的岩石,巨大的蛇頭望著被綁住的Loki,當毒蛇如火般的視線和Loki相遇後,牠便不再移動,從牠可怕的毒牙縫間,滴出一滴又一滴的毒液落到Loki臉上,一秒也不停息。

只有Loki的妻子Sigyn同情祂,她坐在被綁縛住的Loki旁,用杯子來承受毒液,不讓毒液落到丈夫臉上。

但是每當杯子的毒液滿溢出來,她必須站起來去把毒液倒掉,這時Loki臉上的皮膚就會被毒液灼爛。在恐怖與痛苦中,Loki失聲痛哭,渾身發顫,甚至引起地震。

就這樣子,Loki在岩石上受著毒蛇的酷虐與Sigyn的看護,直到諸神的黃昏,才掙脫桎梏。

...

但是,清算殺害Balder的事並未因Loki遭到了懲罰而了結,因為向Balder施予致命一擊的是Hoder。

對任何殺害族人的仇人都是要進行報復的,只有透過報復,家族才能洗刷恥辱和不幸。但是,對一個家族來說,最大的不幸是家族中的一個成員害死另外一個成員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任何補償都無濟於事,即使再殺死自己家族中的一個成員,帶來的只會是更大的不幸。

但是那個做了如此不幸的事情的人,給自己家族帶來的是不可醫治的創傷,他決不能為家族所容忍了。他的親人必須和他割斷關係,把他放逐。

Balder被害之後,諸神都焦慮地看著Hoder,很害怕祂的行徑會殃及大家,但是又不能在神聖的「諸神國度」有血親相殘的事再發生。

於是諸神們想到了一個辦法,找來一個既是、也不是Balder的親人的人為Balder報仇。

為了報復,Odin和一個叫做Rinda的公主生下了一個兒子,名叫Vali。Vali剛生下一夜,還沒有清洗時就殺死了Hoder,為Balder報了仇。

失蹤的青春女神-依頓的蘋果

Odin常常離開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,到各處旅遊,視察世界及人們的情形。

有一次,祂帶著Loki跟Honir出外旅遊。穿過山野,到處倘佯的時候,祂們覺得肚子餓得很。但是這一帶都是荒山曠野,找不到一點食物。這時,在一個峽谷裡,祂們發現有一群牛正在吃草。

「終於找到可吃的東西了。」

祂們走近峽谷,殺了一頭牛,起火烤肉,躺在草上等待牛肉烤熟。過一會,祂們認為牛肉一定已經烤熟,便把它取出來。但是肉卻一點都沒有燒烤的痕跡,肉還是生的,於是只好再放進火裡烤。

再過一會兒,Loki說:「我餓得要死,無法再等了。我想已經烤熟了。」

於是,諸神再把肉取出來。奇怪的是,仍然跟剛才一樣,未烤到火,根本就不能吃。

見到這種怪異的情形,諸神便沉思起來。連智者Odin都無法了解其原因所在。這時,從頭頂上檞樹的末梢發出了聲音。

「我已經在你們的火裡施了法術,這堆火已經無法再烤肉了。」

抬頭一看,在檞樹枝上停著一隻大鷲。這大鷲說:「如果把牛肉分我一份,肉就能夠烤得起來。」

諸神沒辦法,只好把肉分給他。大鷲立刻從樹上飛下,停在火旁,這時肉也就發出一陣陣香味。

就在這當兒,大鷲立刻抓起二條腿肉跟肩肉飛走了。這未免太過分了。Loki大怒,從火堆裡抽出柴薪,想要痛毆大鷲。

大鷲從木棒底下穿過,飛上空中,木棒的一端黏著鷲背,一端沾住Loki的手,無論如何都無法分開來。大鷲拖著Loki在森林樹梢間低飛迴旋。

Loki的身體不斷地擦撞到樹木跟岩石,Loki悲悽地喊叫;「放我下來!我願意把所有的牛肉都給你。」

「我不要牛肉。」大鷲說:「我要Iduna跟牠的蘋果,你如果不立誓把她帶到我這裡來,別想我會放下你。」

「送你Iduna跟蘋果?別作夢了。」Loki回答。

「好,那我只好繼續飛了。」

大鷲說完話,便穿過樹林岩石紛然雜陳的荒地,到處飛翔。

Loki全身傷痕累累,已經受不了,祂高喊道:「就照你的話作吧!請你把我放下。我一定把Iduna帶來,也把蘋果拿來。」

「可不許失約!」大鷲加強語氣說。

於是,Loki向大鷲立誓把Iduna帶來,並且指明了日子。

大鷲立刻放下Loki,飛上高空。Loki傷痕累累地回到伙伴那兒。之後,三人便取道回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。Odin跟Honir並不知道Loki跟大鷲立誓的事。

但要如何履行誓言呢?Loki傷透了腦筋。那大鷲其實是巨人Thjazi所幻化的。要是不守誓言,定將引起種種事端。

約定的日子到來的時候,Loki來到Iduna的花園裡,若有其事地說道:「Iduna,昨天我在「諸神國度」北方的森林中看到一棵長滿果實的蘋果樹,它結的果子,無論形狀和顏色都跟你的蘋果一模一樣,我想也許它的功用也和妳的蘋果沒有兩樣。妳不想把那蘋果帶回「諸神國度」嗎?」

「什麼地方會有與我蘋果一模一樣的東西?」Iduna好奇問道。

「總而言之,非常相像。你自己去看看吧。啊,對了!帶妳的蘋果去比較看看吧。」Loki不懷好意地提醒。

於是,Iduna就照Loki的話,帶著自己的蘋果,跟隨Loki到森林去。這時,Thjazi幻化成大鷲飛下,誘走Iduna跟蘋果。

不久,諸神突然發現Iduna已不在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裡,蘋果也不見了。眼看諸神一天比一天衰老,身體都僵直了,腰也挺不起來。

Odin緊張地招集諸神聚談。誰都不知道Iduna在什麼地方。最後Odin問道誰最後看見Iduna。

這時,Hodar想起來了,祂說祂曾看見她跟Loki一起離開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。從此以後,就不曾見過Iduna在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出現。

Odin立即命令Thor把Loki抓來。諸神紛紛指責Loki,要祂說出Iduna的去處。Loki受盡了威脅,才說出Iduna已被帶往「巨人國度」-Jotunheim。

諸神要Loki把Iduna跟牠的蘋果帶回。Loki於是向女神Freya借祂的羽衣。Loki穿上羽衣幻化成老鷹,朝「巨人國度」飛去。不久,就飛到了巨人Thjazi的邸宅。祂緩慢地盤旋飛下,Iduna正好在下面散步,蘋果放在祂手中金盒裡。這時Thjazi正到海上去釣魚。

Loki抓住這個時機,立刻飛到Iduna的身旁,把她幻化為胡桃,然後抓起它飛去。過一會,Thjazi回來了,很快就發覺Iduna和青春蘋果不見了。祂立刻也幻化為大鷲,飛上空中,看見遠處有一隻老鷹正向前飛去。

於是,祂從後追去。強有力的羽翼如大風般在空中發出吼聲。沒多久眼看Thjazi就要追上Loki了。

Loki使盡全力飛馳,但大鷲依然越追越近。過不多 ,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的尖塔顯露出來了。Loki朝金碧輝煌的諸神宮殿,拼著最後的力量飛去。

諸神等待Loki已經等得有點不耐煩,這時,看見一隻老鷹抓著胡桃從空中飛來,後面有隻大鷲正在追趕。諸神趕忙在「諸神國度」的門邊堆積薪材,堆得非常高。Loki掠過薪堆,飛進「諸神國度」。

Thjazi想在老鷹飛入「諸神國度」-Asgard前把牠抓住,因而俯衝向Loki飛去。當他衝到薪堆上空的時候,諸神一起點火,火勢突然高揚,Thjazi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了,翅膀上燃滿著火燄,跌落到地上,諸神趕上去把Thjazi殺了。

Iduna平安歸來,「諸神國度」洋溢著一片喜氣。因為有了Iduna的青春蘋果,諸神們就可以再度容光煥發,永保青春。

諸神的黃昏 - RAGNAROK

諸神與巨人之間不斷的衝突、鬥爭,一定會引發兩大勢力的最後決戰。

到那時候,不但所有目所能見的創造物將要毀滅,連「巨人國度」、「妖精之鄉」和「中庭」的居民,「諸神國度」和「死人之國」的諸神,都將隨他們所居的世界而歸於毀滅。這世界的末日-Ragnarok-諸神的黃昏,是無論如何避免不了的。

而這可怕的毀滅日子將要來臨之前,一定先有預兆。最先顯示的預兆是人類面臨不曾遇過的嚴冬。雪不停的下降,嚴霜使大地冰凍,刺骨的寒風在黑沈沈的天空呼嘯,狂風暴雨不見陽光的日子一直持續下去。

像這樣悲慘的寒冬接連了三次,中間沒有夏天,每天都是陰慘慘的日子。所有的人所期盼夏天全部落空。大雪不停地下,到處都結了冰。

在刺骨的酷寒中,宇宙充滿戰爭和衝突的陰影,曠野的惡獸為了尋找食物四處徘徊。人們彼此不再寬諒互助,手足相殘、父子成仇,在醜陋的欲情競爭中互相殘殺。

這是一個充滿罪惡與恐怖的世界,連大地也為之戰慄,海枯地裂。死去的人多到無法計數,禿鷹在空中聚嘯盤旋爭食死屍,罪惡橫流,鮮血染遍大地。無數罪人的靈魂爭渡冥河,連河水的顏色都被遮蔽。

世界之樹—Yggdrasil頂上,「諸神國度」的金冠雞不斷長鳴報警,牠已叫得聲嘶力竭,紅焰雄雞從「死人國度」底層以尖銳的啼聲回應著。

鐵森林--Jarnvid的丘頂上,暴風雨之鷲鷹奮力鼓動雙翼,狂風暴雨肆虐呼嘯,天地昏黑,追趕日月的狼群吞下了牠們的目標,大地崩裂而發出怒吼。

能張口吞噬天地的怪狼—Fenrir,此時已掙脫束縛牠的咒鎖,牠抖一抖身上的皮毛,整個世界都為之顫動。世界之樹從樹根一直震到樹梢,山崩地裂,住在山中洞窟的侏儒們驚惶奔逃,找不到洞窟入口。

毒龍Nidhogg 此時也掏空了世界之樹的深根,大樹已經奄奄一息。這時環繞「中庭」-Midgard的大蛇-Jormungander也從海底泥床上醒來,翻騰著牠巨大的身,碩長的尾巴掀起巨浪吞沒了「中庭」的山脈,海水直衝上「諸神國度」的天空。

從高山一樣的巨浪中,大蛇昂起牠巨大的頭,全身都是毒斑,口中噴出的氣息變成火焰燒焦了天空。

就在這天翻地覆的時刻,從南方火之鄉(Muspelheim)湧來了火焰軍隊,他們在Surt領導之下,乘著火焰的波濤殺來。Surt右手持著勝利之劍,左手高舉熊熊的火焰。

此時邪神Loki也掙脫了永罰的鎖鍊,加入與諸神為敵的陣營,怪狼-Fenrir跟在祂的後面,一起奔向「諸神國度」。

從東方,巨人Rymer掌著船舵,和大蛇Jormungander一同向「諸神國度」划來。胸前沾滿鮮血的地獄惡犬—Garm,立在面臨灰暗悲哀深淵的岩石上狂吠。

身體一半肉色一半藍色的「死人之國」女王—Hela站在用死人指甲製成的大船上,船中載滿霜巨人的軍隊向「諸神國度」開來。

巨人軍隊擠滿了虹橋—Bifrost,喧囂聲震撼宇宙,莊嚴華麗的虹橋終於在敵人蹂躪下崩壞粉碎。山脈崩裂,岩石成灰四處飛散。

天界的守衛者—Heimdall,取出密藏於世界之樹—Yggdrasil濃蔭中的號角Gjallarhorn,吹出緊急信號,召集諸神和英雄。號角的聲音響徹雲霄,比雷鳴還清楚,向「諸神國度」報告不幸的消息。

諸神的軍隊迅速地拿著武器,衝出有540個門的「英靈殿」,在原野上佈好陣勢,開始迎擊巨人們,圓盾與圓盾互相撞擊,尖銳的長槍在空中飛舞,像密集的陣雨,喊聲動搖天地。

在決戰的前夕,Odin隻身前往命運井一探。只見到命運三女神臉罩薄紗,默然地坐在凋零的世界之樹旁,身邊僅有一張破網。Odin轉往智者Mimir之處,在他耳邊說幾句話後便轉身趕回戰場。

現在兩方都到齊了,無數年的仇恨將一次解決。

首先交鋒的是大神Odin和怪狼-Fenrir,這掙斷詛咒之鎖的復仇巨魔張開他那足以撐滿天地的巨口,向空中噴出熊熊火焰,兩眼發出閃電般的精芒向Odin猛撲過去。

Odin舉起神槍--Gungnir迎擊,祂頭戴閃亮的金盔,深藍色的斗篷像藍色火焰般在祂肩後起伏,跨下騎著比風還快的天馬,真不愧是「諸神國度」的眾神之主。但不幸的是祂戰運不佳,終於死在怪狼-Fenrir的利齒之下。

Odin之子Vidar見父親慘死,立刻向怪狼-Fenrir躍去,一腳採住牠的下巴將其巨口撕成兩半,然後用一根長槍從狼喉刺進心臟,報了殺父之仇。

Frey指揮「英靈殿」的亡靈英雄,向Surt衝去,可是Frey一向慣用的兵器勝利之劍,現在卻正持於敵人手中,祂只有拿一鹿角做為武器。Frey終於被敵人手中的勝利之劍擊中,奄奄一息。

地獄之犬Garm,一面舔著鮮血,一面向戰神Tyr衝去,一場激戰過後,Tyr和Garm都傷重而死。

Loki的對手是守衛虹橋的Heimdall,受過長期酷刑之後,Loki的相貌極其恐怖,臉色像死一般蒼白,長髮和鬍子蓬然怒立,看起來像奇怪的角。Heimdall的劍很快就斬下了這醜陋的頭,但說也奇怪,這顆被斬下的頭顱卻從地上彈躍而起,刺中Heimdall的胸部,而奪走祂的生命。

雷神Thor和宿敵--大蛇Jormungander發生了激烈的爭鬥,大蛇龐大的身軀不斷翻滾,巧妙地躲避Thor的神槌,同時不斷向Thor吐出毒汁。

雷神憤怒極了,把雷神之槌用力朝大蛇頭部擲去,剎時雷聲轟隆雷光奪目,大蛇昂起身軀向曠野噴出鮮血後倒地死去。但是Thor也中了蛇毒,祂搖晃著發出雷鳴般的痛苦呻吟,踏出九步後,這位「諸神國度」的第一勇士也氣絕身亡。

戰場上堆滿眾神和巨人的屍體,平原已經變成一片血海,黑龍「絕望」-Nidhogg在戰場上空飛翔,雙翼發出駭人的聲響,貪婪地啃齧著染滿鮮血尚存餘溫的屍體。

天空中發出血般暗紅的光,把天空和大地染成一片深紅。戰場上立著的身影已寥寥可數。這時殺死Frey的Surt,把手上的火焰投向天空,在紅蓮般的熊熊烈焰之中,整個宇宙轟然毀滅。

「中庭」已成一片火海,劫火柱貫穿宇宙,濃煙捲沒山頂,支撐宇宙的世界之樹—Yggdrasil也被火焰吞沒而崩倒。

星辰從蒼穹中落下,時間已不復存在,焦黑的地面搖晃著沈入洶湧奔騰的海底。觸目所及只有滔天巨浪,宇宙只剩下一片死寂的大沈默和永劫的黑暗。

世界就這樣毀滅了!

...

在已經毀滅的宇宙的極南邊,有另一片無窮無涯的藍天,從來沒有人曾經到過那裡。

世界末日的暴風雨過去了,天地都毀滅了,極少數還活著的神都逃往南方去,一對人類男女藏身世界之樹—Yggdrasil的樹洞中,飲用晨露,生存了下來。

時間過去了,從他們腳下的大海中湧現出新的大地。死去的光神Blader和盲神Hoder也復活歸來。

這片大地比已經毀滅的舊世界更美麗,綠意更深濃,水果樹上結實纍纍,潺潺的水聲在清晨新鮮的空氣中傳來。在這遙遠的南方,美麗的平原仍和以往一樣存在,倖存的諸神踏著平原上的綠草走過,在草叢中,他們彷彿見到以往在度過的黃金歲月。

懷著深沈的喜悅,諸神似乎又在這和平的新天地中找到那已經崩潰的Odin的宮殿和「英靈殿」的殘跡。他們依稀又像走入了「英靈殿」的大廳,倖存的諸神相視,且驚且喜,各人心中都有無盡的懷思,大家不禁喜極而泣,決心重建記憶中那如此鮮明的宮殿,重建一個全新的幸福天地...

之後,黑龍「絕望」-Nidhogg從屍堆中竄了出來,它沈重低緩地飛過大地,黑色的翅膀上掛滿骸骨。不久它在極遠之地墬落下去,消失在寰宇邊緣那無底的深淵中。

劫火雖毀滅了宇宙,卻也燒毀了一切邪惡,新的秩序又重新建立,新的世界將會更加美好!